Navigation

瑞士人之“原始艺术”嗜好

世界上最早的人种学艺术品收藏出现在纳沙泰尔,此图为一副加蓬的面具。 kollerauktionen.ch

瑞士从没做过殖民国家,却是“非欧洲艺术”最早的追随者。如今,这里有着该领域重要的收藏和权威专家。“非欧洲艺术”市场还在一直扩展着,但是有关艺术品归还的讨论却还没有着落。

此内容发布于 2012年10月23日 - 11:00
Isabelle Eichenberger,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瑞士人好奇心强烈,第一个世界人种学展藏200年前就在纳沙泰尔建立,” 日内瓦Témoin公司的经理 Charles-Edouard Duflon说到。

目前,瑞士的一些私人展品享有世界声誉:比如,日内瓦的Barbier-Mueller & Baur、苏黎世的Rietberg以及Riggisberg(伯尔尼州)的Abegg博物馆,等等。

没有政治禁忌

瑞士从未经历帝国主义,但是自18世纪以来,很多瑞士海外移民都生活在殖民文化中。很多传教士收藏有文物。Charles-Edouard Duflon透露说:“世界上最美的收藏在梵蒂冈。”

而巴塞尔和日内瓦的基督教士也是一样。日内瓦专家提到:“传教士传递福音,鼓励信徒放弃原来的信仰皈依基督。与此同时,面具或其他一些古老的仪式器具则会遭到毁弃。但最有艺术性的物件却传到了欧洲。” 

雇佣兵也是“收集大军”中的一员。最有名要数Charles Daniel de Meuron将军。1783年,他的军团被荷兰东印度公司派到好望角-纳沙泰尔及其人种学学院的收藏便渊源于此。当然,还要提到商人、工程师和农民,他们也曾远走寻宝。

日内瓦大学地缘文化学教授Jean-François Staszak认为,正是瑞士的“非帝国”史,成就了它在非欧洲文化领域的重要作用。Staszak教授说 :“因为没有殖民历史的顾虑,(在瑞士)不像在法国那样,存在禁忌的政治话题。”

但教授话锋一转,提到这一历史优势也存在消极一面:“瑞士人感觉政治反思与自己无关,但其实,很多瑞士公司都有殖民性质的过去,比如在巧克力、棉花、银行、保险等行业。”

“初始”艺术

源自欧洲的殖民史的“初始艺术”(art premier)和“原始艺术” (art primitif)概念用来形容所谓 “传统”的、“非文字化”的或是“原始状态”社会的文化遗留。

这些艺术品来自哥伦布发现美洲之前的传统非洲、因纽特人、太平洋地区(特别是澳洲原住民)、亚洲以及印度地区。

巴塞尔文化博物馆的收藏始于1849年,藏品包括30万件器物及5万张照片。

1901年开馆的日内瓦市人种学博物馆珍藏有8万件展品及30万册文献。

而日内瓦Barbier-Mueller家族分别位于日内瓦及南非开普敦的7000件收藏品也可谓享誉国际。

End of insertion

非专业先行者

巴塞尔文化博物馆馆长Anna Schmid表示:“有意思的是,最早对所谓异国‘原始’文化感兴趣的并非专业人士,而是普通的游历者。”

那些收集的物品曾被认为是一部“粗拙”的艺术史,而且只通过西方艺术史的角度来诠释。Schmid女士说:“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人们才扩展了看待世界的视角。”

对于“原始”艺术的价值认可,欧洲艺术家们功不可没。野兽派、立体派或印象派都从原始艺术中汲养,吸取它在视角、感官上的新颖之处,以造就自己的美学革命。

直线上升的市场

在艺术界立足之时,原始艺术的价格也扶摇直上。日内瓦民族博物馆馆长Boris Wastiau认为,它们应该被视为古董。Wastiau说:“这些艺术品之所以宝贵,是因为它们很稀有。而且,其象征功用已不复存在,它们因此也不会再被复制。再有,这个市场还有发展空间,艺术品当前的市场价值还很低,他们的价格绝不会止步于目前水平。”

确实,这个市场没有危机。Duflon说:“50多年来,非欧洲原始艺术市场的发展一直呈直线上升状态。”什么艺术品是最受青睐的呢?Duflon回答说:“夏威夷和波利尼西亚的面具和雕塑。来自加利福尼亚岛屿的一些艺术品价值已达到2000至2500万美元。”以复活节之岛(Ile de Pâques)这一雕像为例,25年前,它以2万美元的价格被收购,而当今它再次售出的价格已高达50万。

掠夺还是保护?

几年来,一些被认为曾遭受掠夺的国家要求收回流出的物品:古代珍宝、礼仪器具、木乃伊和文物。这个要求让人为难。

Anna Schmid说:“在非洲什么文物也找不到了,但奇怪的是,只有为数很少的非洲国家提出索还请求。”而Jean-François Staszak就此表示担忧:“相关国家并没有保管这些文物的技术及设施。”

Staszak还提到,这些(被海外收藏)的物品原来大多是因为失去了功用而被丢弃。他说:“它们并不都能保存下来,因为他们原本的象征意义已经消失。而那些‘智者’-也就是收藏家们-扮演了保护者的角色。但是他们看重的是物品单纯的审美价值,以此看来,他们也有一点不老实,因为当地人当时并没有意识到物品的艺术品价值。”

Boris Wastiau支持归还,他表示:“如果收回的请求合理,我们没有理由拒绝,特别是一些人体遗骨(木乃伊、人头标本等)。只有人们行动起来,相关立法及司法框架才会逐步健全。”

那么,要归还拿破仑战争的赃物吗?我们是否要走得如此之远?Wastiau回答道:“为了形成一套公平机制,我们要以明确的日期规定为基准,就像当年归还纳粹时期犹太人财产那样。”

瑞士和法规

1970年:国际教科文组织建议制定第一个文物归还公约,瑞士于2003年接受了该公约。

2005年:为了防止“盗窃、抢劫和非法进出口”,联邦出台了文物归还法(LTBC)。

瑞士保持同国际博物馆协会的合作。

1946年成立的国际博物馆协会是一个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合作密切的专业非政府机构,成员包括来自137个国家的3万所博物馆。该组织为海关机构建立了一个«红名单»,收录了禁止出口的物品目录。  

瑞士是世界文物归还领域最活跃的5个国家之一。2007年,从瑞士国境通过的文物总估价高达20亿瑞郎。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