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的强迫婚姻

非出自本人意愿的婚姻令人痛苦万分

瑞士也必须面对“逼婚”问题,这些强迫婚姻在一定的外来移民圈中广为流行,引起了瑞士政府的重视,但瑞士并不打算制定相关法律。

此内容发布于 2008年03月12日 - 00:01

卢塞恩的一名国会议员Lathan Suntharalingam,是来自斯里兰卡的移民,在他的倡议下,瑞士开始开展反对强迫婚姻的活动。

“逼婚”会造成悲剧的发生,因为强迫婚姻与暴力往往是一对孪生子,对于人身心都会带来重大的创伤。

瑞士也不能幸免地有这种现象,而在瑞士发生的强迫婚姻的数量却没有确凿统计。有关逼婚的少数调查中的一个是2006年洛桑Surgir基金会所进行的一项统计,统计出17000起该类事件。

Lathan Suntharalingam认为逼婚多发生在移民家庭中,尤其是家长制家庭。Suntharalingam来自斯里兰卡,自1988年开始便生活在卢塞恩。他也是一个对抗强迫婚姻网站的创建人。

融入问题

Suntharalingam说:“虽然‘逼婚’问题不能以国家和宗教来区分,但是毫无疑问,瑞士的强迫婚姻影响了融入问题。”

这种现象主要出现在信仰印度教的泰 米尔 人(Tamilen)、信仰穆斯林和天主教的科索沃人、保守的犹太人、土耳其及库尔德人家庭中。

强迫婚姻往往是从移民本国办来“新郎”或“新娘”,而这些人的融入便是瑞士的一个社会问题。比如许多斯里兰卡人做着低薪的工作而且几乎不会讲瑞士当地的任何一种语言。他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与西方的生活方式格格不入。

这位在瑞士生活了二十年的泰米尔人继续补充说:“这些外来的家长们认为,给孩子指定婚姻是为孩子好。”他们根深蒂固地认为,与其他人种通婚是极大的冒险,注定离婚的结果。因此家长们总是把目光放在本国的男女青年身上。

彻底摆脱束缚

Suntharalingam对于瑞士某些所谓崇尚“多文化”政治家针对强迫婚姻的态度给以批评,这些政治家将逼婚看作是另一种文化。这样便将这一问题归于无害,甚至将其“美化”。

还有那些在职业上与移民打交道的人,也视“强迫婚姻”而不见,因为他们不愿被冠以“歧视”的头衔。

“而我们这些年轻的外国移民却不能对这一问题置之不理,而要严肃对待并争取杜绝这种现象的出现。只有这样才能让人摆脱沉重的束缚。”

瑞士政府

Suntharalingam建议瑞士政府将强迫婚姻当作犯罪对待,并制定法律给以制裁。

瑞士的一名自由党派的联邦院议员Trix Heberlein也提出类似的要求,她在一个请愿书中提出:“联邦应该制定必要的法律措施(刑法、民法、外国人法等等)及反对强迫婚姻的工作大纲。”

这一请愿书,将于3月12日,在国会中讨论。瑞士联邦对此给以否定,并以一个2007年11月中旬所作的关于强迫婚姻报告为根据,认为强迫婚姻属于民法范围内的事宜,瑞士的相关法律足够解决这一问题,不需制定新法。

宣传作用

瑞士政府认为:“一条惩罚强迫婚姻的法律,可以在民众中起到一定的宣传作用,但是对于制裁包办婚姻的人及保护受害者并不够。”

只在民法上有改善的必要。为了保护受害者的利益,非自愿的婚姻应该能在短期内被宣布无效。

瑞士联邦希望促进防护措施,国家和各州应该着重向包办婚姻意识严重的移民群体进行宣传。

瑞士资讯(swissinfo),Andrea Clementi

相关信息

瑞士的法律上没有关于强迫婚姻和包办婚姻的概念。

一般情况下,如果一个婚姻至少违背了新郎新娘一方的意愿,这样的婚姻则被视为强迫婚姻。

包办婚姻是指,一对婚姻由第三者承办,得到了新郎新娘的让步。

瑞士的刑法中没有制裁强迫婚姻的法律。

但是伴随强迫婚姻相应而来的其他犯罪行为,如胁迫、绑架、拘禁和暴力(身体、性或精神上)都会受到制裁。

End of insertion

Lathan Suntharalingam

1988年Lathan Suntharalingam作为一名14岁的少年与父母和姐妹从斯里兰卡来到了瑞士避难。

他后来加入了瑞士国籍,2004年作为瑞士社会民主党派(SP)代表被选入卢塞恩城市议会。2007年他又被选入州议会。

今天他是卢塞恩州医院的急救护理师。

与其他第二代移民和科学工作者一起,他建立了反对强迫婚姻的网站www.zwangsheirat.ch。

Suntharalingam已婚并育有一个女儿。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