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雾疫苗免去皮肉之苦

种痘时的疼痛将一去不复返 Keystone

未来人类在接受如防御艾滋病等疫苗注射时,将不用再忍受针扎之苦。经过研究,瑞士及欧洲的科学工作者得出这样的预言。

此内容发布于 2008年02月13日 - 00:01

气雾(Aerosol)疫苗今后将会取代针剂。这种接种方法在发展中国家尤其适用。

这种被称为气雾疫苗(Aerosol)的技术是一种新方法,现正在为进行大规模接种进行测试。

“接受疫苗针剂注射,有时是有风险的,”欧洲“Pan”研究的作者之一Jean-Pierre Kraehenbuhl说。这一研究于近期被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杂志上。

由于缺乏专业医疗人员及必要的卫生条件,“在发展中国家,注射是个严重的问题,但气雾疫苗便牵扯不到这些”。

Kraehenbuhl告诉swissinfo,“很多人对注射疫苗充满恐惧,因为怕疼。大剂量注射免疫物质确实很疼,但运用新的技术可以免痛”。

世界卫生组织(WHO)已经对小型的、一次性麻疹气雾接种设备进行了测试,该设备让疫苗在体内的分布变得简单。

副作用最小

到目前为止,这种方法还不能适用于以身体黏膜传播的疾病,如可引起艾滋病的HIV病毒。

对艾滋病来说,目前人类还只有实验性疫苗,但研究者仍然希望知道,气雾疫苗技术是否可以在这种疾病上得到安全地使用。

实验最初在猕猴身上展开。猕猴要通过注有试制的艾滋病疫苗的面具进行呼吸。

实验人员将带有放射性标记的疫苗注入病毒携带者体内,这次被注入的是天花病毒。在洛桑瑞士癌症实验研究所工作的Kraehenbuhl解释说,“实验的目的在于,证明病毒携带者没有免疫反应,而只对疫苗产生反应”。

实验结果显示,气雾接种的效果和人们在猕猴身上注射疫苗的效果几乎一致。

气雾接种的副作用最小,在最严重的情况下,也只是感冒而已。

通过这种方法,疫苗可以到达肺和呼吸道的黏膜组织。而在动物的大脑和眼睛里,在疫苗可能产生有害作用的地方,并没有发现疫苗的踪影。

Kraehenbuhl说,“通过鼻子进行气雾接种有一定风险,因为鼻子的细胞与脑部有间接的联系”。但他们通过研究已经证明,这样接受疫苗并没有产生有毒的副作用。

风险依然存在

实验也证明,从理论上讲,气雾接种并不比注射疫苗的风险大。Kraehenbuhl说,对人体肌肉内进行HIV接种已被成功证明是安全的。

他表示,即使目前的实验结果都是正面的,今后的人体实验也估计不会全部通过鼻子。

某些疫苗将在口腔中进行,以尽量避免对鼻腔造成损害。

Kraehenbuhl也不认为这就百分之百安全了。

“风险总是有的,”他说,“我们要对性价比进行比较。如果对10万人接种,那么可能会发生一起意外。但这能阻止人们种疫苗么?我们还将就人体进行安全性研究”。

但气雾接种进入实质性应用阶段,还尚待时日。研究者已经获得瑞士管理当局Swissmedic的批准,对命名为Depositions的研究寻找志愿者。这一在洛桑展开的研究将对疫苗是否可被人类充分吸收得出结论。

如果结论是肯定的,那么气雾接种将进入临床实验阶段。

瑞士资讯(swissinfo),Scott Capper

一项全欧洲的研究课题

实验研究的组织协调在洛桑展开。

气雾-沉积研究(Aerosol-Depositions-Untersuchungen)在法国Tours进行。

疫苗采集及部分实验在荷兰Rijswijk进行。

活体组织切片在洛桑完成。

生物实验在西班牙马德里进行。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