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不让染疫患者孤独死亡 智利医院特设安宁病房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28日 - 07:05

(法新社圣地牙哥27日综合外电报导)这场疫情改变了死亡的场景,任何人一旦染上,可能就得面临亲友无法探病、孤独而死的命运。但智利一家医院不一样。

和世上其他地方为避免疫情扩散而管制探病不同,智利大学附属医院(Hospital Barros Luco)为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重症病患设置特别病房,让他们能和亲友以及挚爱的人道再见。

院中安宁照护专科医师欧杰达(Natalia Ojeda)表示:「大家都离开了家人,我们试着运用我们所有的时间,去了解每个人。」

智利人口约1800万,确诊已超过34万例,其中9000 多人病逝,这间医院无疑是惨重疫情的缩影。两个月来的庞大工作量,压得欧杰达与她的同事罗培兹(Moyra Lopez)濒临极限。

37岁的罗培兹含着泪说:「6月最后一周是高峰,我们的病房一直都是满的。」

她说:「这场疫情之前,我们早就习惯了生离死别,但以前病患是在家中、在亲友陪伴下离世,和我们现在看到的死亡场景非常不同。」

同在智利大学附属医院任职的欧杰达与罗培兹说,听到欧洲和中国有患者孤独死亡之后,院方决定优先安排安宁照护人员,并辟设特别病房。病房辟设至今,已有约60人在此辞世,其中超过一半是在家人探视后走完人生,其他则是与亲友视讯后安然离世。

罗培兹拿着平板四处传递病患家属的语音或影音讯息,像是「感谢爹地为我做的一切,安息吧」;「亲爱的爷爷,听听这首你好爱的歌」。

她说:「真的开始做之前,我们难免害怕,因为我们是面对死亡、面对感染的恐惧,还要面对过去我们习惯作法束手无策的疾病。」

「但其中最棒、也是让我们得以熬了过来的,就是大家的感谢。」

「家属的回应很正面,他们可以进来医院,感受到病患是安祥离世。」

这处安宁病房有窗子,光线透得进来,也听得到大自然的呢喃,使用者必须遵守严格的规范并穿上防护衣。负责这处病房的团队则在照护过程中产生了革命情感,他们一起哭泣,透过替病患亲友传达彼此的情感得到成就感,才熬过了可能染病的恐惧。

罗培兹替病患曼纽尔(Don Manuel)传递来自他儿子的讯息时,曼纽尔似乎已经油尽灯枯,但当罗培兹播放讯息时,曼纽尔的头动了一下,出了一点声,只差没有睁开双眼。

罗培兹说,曼纽尔之子的讯息除了「道谢,还有鼓励他安息」。

回到2周前,因染疫而罹患肺炎的94岁老翁布东(Enrique Boudon)仍在与病魔苦苦奋战,尽管他的10个孩子都已和他道了再见。

罗培兹说,由于布东的孙女透露布东曾在交响乐团吹小号,还是个爵士迷,于是「我们用平板播了首(爵士传奇小号手)迈尔斯・戴维斯(Miles Davis)的乐曲,之后他的手似乎无意识地动了一动,好像在指挥乐团一样。真的好感动」。

「两个小时后,他就走了。」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