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法新社约翰尼斯堡2日电) 每个早晨,拉金(Deirdre Larkin)都像风,轻拂过南非约翰尼斯堡市郊。她的脚步反覆踏上不知跑了多少回的8公里训练路,银白的头发,不住地随风飞扬。

85岁的退休钢琴家拉金开始投入跑步运动时,人生已迈入迟暮之年。但现在,她只需2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就能跑完全长21公里的半程马拉松,创下同年龄组的世界纪录。

她站在家里1处挂满约500面奖牌的墙前受访表示:「78岁之前,我最后一次跑步是读大学的时候。以前我真的很不会跑。」

现在参赛时,常停下来和小孩自拍,或帮同行选手加油打气的拉金,每每参赛,都会是大家瞩目焦点。

她最近在南非普勒托利亚(Pretoria)参加10公里路跑后表示:「因为大部分的人都会超前我,他们超前的时候都会跟我打招呼,说『哈罗,我有看到你上电视!』除此之外,我们不会讲太久,因为需要呼吸。」

对1位1970年才从英国前来南非的钢琴家而言,这么老了才因为跑步出名,还真出乎自己意料之外。

2000年过后没多久,医师诊断出拉金有骨质疏松,没办法使用药物或注射治疗。

2010年,她4个小孩中的其中1个搬来约翰尼斯堡和她同住一小段时间。

她回想当时跑步的契机:「我儿子1周跑3次,我说,我可以一起跑。刚开始,我走3步、跑3步、走3步…」

仅仅7年后,她的跑步功力已不可同日而语。5月时,她获邀去瑞典参赛,以2小时5分完赛半马,创下她那个年龄组的世界纪录。

「在日内瓦跑步真的好奇妙,这场比赛本身就很棒,路面很平坦,从花园开始跑,跑过田野,跑过湖泊。」

为了保持身材,拉金严格限制饮食,不盐、不糖,也不喝咖啡,每天清晨5时就起床跑步。

单是去年,她就参加了65场比赛,包括7场21公里的半马。

「总有点不敢置信的感觉,不敢相信我做到了,但到了隔天,身体就会告诉我,我绝对是做到了。」

「我的血更快速地流动全身,我不觉得冷,我可以感觉到身体所有肌肉,我从来不知道我有这么多肌肉!我觉得比以往更有活力。」

完成早晨让人筋疲力竭的例行训练后,拉金不会休息,而是跳进她的黄色小车,到约翰尼斯堡北区的私立大学教授钢琴。

尽管9月就要满86岁,拉金还不想慢下脚步。

「我可以想像没有跑步的生活,就像慢慢等死。我会跑到不能跑为止,就算只剩1条腿。」(译者:中央社郑诗韵)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