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与天使的每日邂逅

圣加仑纺织品博物馆里装饰着天使图案的圣仪礼服

圣加仑纺织品博物馆里装饰着天使图案的圣仪礼服

(Keystone)

“你是否曾遇见过天使?当时是怎样的情形?它有没有改变你的生命?”

在20多年里,彼得·舒尔希斯(Peter Schulthess)牧师在瑞士各报章长期登载广告,意在找出是否天使仍活跃在今天的世俗社会中。他收到的回复及他的个人经历令他深信,天使仍未离弃我们。

在Pfäffikon他的教区教堂内,这位脚踏实地的牧师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谈论他的新书-相信生命受天使触动的寻常人的故事。

《天使相伴》(Wie Engel Begleiten)一书寻求发现人们日常经历与圣经中天使活动的描述之间的相似之处。

这本书讲述了戏剧性的拯救故事、警示和抚慰的话语,以及双翼张开进行保护的异象等。但它还述说了人形的天使:在恰当的地点与时间出现帮助他人的人。

swissinfo.ch:3月初有位开车人遭遇岩崩,一块40公斤的岩石滚下砸穿了他的挡风玻璃,他却毫发未伤。报刊都说他有一位守护天使。对此您怎么看?

彼得·舒尔希斯:圣经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有他的天使。我们将之称为守护天使,但这里有个问题,因为他们不总在保护我们。所以我倾向于说,我们在天使的陪伴下度过这一生,他们可能会保护我们,但并不是一直这么做,因为他们遵循上帝的旨意。

swissinfo.ch:您看作是天使所为,也可能不过是纯粹的运气而已?

彼·舒:当然您也可以将它看作运气。这是诠释或者信心的问题。如果有人认为上帝永远在他们左右,那么即使是运气救他们脱离事故,他们也会向上帝感恩。

swissinfo.ch:从您在书中描述的天使作为来看,似乎他们所做的不仅限于保护?

彼·舒:这点非常重要。我认为天使的主要任务是将我们引向我们的根源-上帝,他们还教授我们以爱生活。

swissinfo.ch:为什么有些人会经历天使,其他人不会。必须有信心才行吗?

彼·舒:绝对不是。一个人是不是经历天使,往往是他们是否愿意以这种方式诠释经历的问题。不过我相信,每个人在生命中都经历过天使的参与。

swissinfo.ch:您收集的故事形形色色,有些人谈论的是人形的天使,另一些人讲的是有着双翼的天堂使者,而还有些人经历的天使是光。您怎样解释这一切?

彼·舒:我以为,天堂有一整套与我们沟通的方式。这跟我们的交流方式一样:有些人手书信笺,其他人发短信或电子邮件。所以天堂以我们最能认识或理解的方式来和我们沟通。

swissinfo.ch:您所讲述的所有这些故事您都相信吗?

彼·舒:我信任同我分享自己的故事的这些人,也相信他们告诉我的经历的确发生过。我没有必要以他们的方式来诠释这些故事,但我不论断他们。

重要的是,在几乎所有故事里,所描述的事件都是改变生命的:生命的继续方式不再像以前一样。它们标志着一个转折点。

swissinfo.ch:哪个故事最让您喜爱?

彼·舒:我最喜爱的故事之一是苏黎世火车站的蓝衣男孩。他不知从哪儿来,只是不声不响地领一位盲人坐上火车,然后就消失无踪。一想到在苏黎世中心的火车站里有天使来往,我就觉得特别好。这是否真是天使,我也不知道。但这个故事里有很令人动容之处。

swissinfo.ch:您还讲述了您自己的天使经历。他们怎样影响了您?

彼·舒:第一次还是我刚被按立牧师的时候,它对我的呼召起了决定性作用。那时我非常灰心丧气,因为我针对基督教的几次讲道没有带来什么反响。我似乎钻进了死胡同。就在我打算重返职场,作我的物流经理之时,在一次祷告中我“看见”自己在一座教堂中讲道,周围被天使环绕的异象。它给了我极大鼓舞。这次经历让我开始关注天使。

swissinfo.ch:您主张这样的生命是一种“天使教育”。您在这里指的是什么?

彼·舒:这意味着我们在学着像天使一样生活,活在爱、平安、喜乐、善待他人、乐于助人和宽恕里。

天使学校是一种非常艰难的学习方式,它会改变我们的性格。我曾想,我们怎能在这个世界是一种人,进了天堂成为另一种人呢。现在我想我们必须学着去改变。

swissinfo.ch:那死后我们会变成天使吗?

彼·舒:我想这很有可能,即使从神学角度讲这很有争议性。我完全能想像我们曾经是天使,但却与上帝分离,如今正在回归路上。这只是一种理论,但对我说得通。

瑞士资讯(swissinfo.ch),Morven McLean

书中的故事

保护的翅膀

有个人与坐轮椅的妻子和另一位老人一道去黑森林游玩。

他们计划乘缆车登上菲尔德山(Feldberg)。那天天气很好,从山顶上他们一直能远眺到瑞士阿尔卑斯山脉的壮观风景。

但突然风暴袭来,大滴大滴地雨落下。闪电开始从四面向他们击来。

那位女士述说道:“我向我的丈夫看去,令我惊讶的是,我看到一位巨大的天使在我们头顶张开一只翅膀。他的翅膀完全遮住了我们。”

过了一会儿缆车开上来,他们得以回到山脚。在下山途中,他们看到被雨水冲刷下来的许多遮阳伞和桌子。

“尽管雨非常大,我们的衣服却几乎是干的,”这位女士说道:“我们互相对视,却找不到解释。”

难以置信的天使

一次在温特图尔(Winterthur),一位20来岁的女性正乘公车。她刚刚怀孕,孩子的父亲-一位有妇之夫-要求她去堕胎,这是她所不愿意的。显然她将不得不肩负起独自养育孩子的重担。

“我绝望而悲伤,完全不知所措,”她回忆道:“公车在站头停下,上来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他身上散发着刺鼻的酒味,还有一只酒糟鼻子。他看了我一眼,把一只手放在我的肚子上说,‘你会成为一位好母亲’。然后他在下一站下了车。

“我必须说明,那时我才刚怀孕,从外表根本看不出。这次经历给了我极大的安慰,让我相信,依靠我的父母和朋友的支持,我会成为孩子的好母亲。我女儿现在15岁了,我仍对那位在如此艰难的时刻出现的天使感激不尽。”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