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中国大腕记者-刘军眼中的瑞士

刘军和阿尔卑斯号角(图:刘军)

瑞士,一只美丽的会唱歌的鸟? 联邦议员克里斯托福・布洛赫,一个中国农民?米什琳・卡尔弥-瑞(联邦议员),一个令人无法容忍的人? 恐怕没有哪个中国人比记者刘军更了解瑞士了。

在中国,数百万人是通过记者刘军的眼睛来了解瑞士的。

抽红双喜牌香烟是刘军的一大特点。42岁的他看上去对他现在的生活状况相当满意,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满意。在访谈中他常常一边笑得很开怀一边时不时地把“oh la la”挂在嘴边,同时也没忘记不停地用奇闻轶事和歇后语来装饰他的大段独白。他的法语几乎听不出任何口音,而用德语交流只会给谈话增添更多的乐趣。“在瑞士我感到很开心”,刘军这样说,同时也把这种开心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

刘军是名记者,《光明日报》驻瑞士的通讯记者。《光明日报》在中国有着同瑞士人口数量相当的读者。刘军从七年前开始在日内瓦负责这份报纸的报道工作,他每年为报社撰写100多篇报道,在这期间他已经发表了两本关于瑞士的书。“在中国,人们对瑞士这个国度有着浓厚的兴趣”,他说,“中国人都知道雀巢,斯沃琪(SWATCH)和卡伦达什(Caran d'Ache),而且非常好奇,这样一个阿尔卑斯山下的小国度究竟如何能如此富有”。

瑞士美好的一面…

刘军这样写下了他的故事,美好而亲切的故事。他写到了Appenzell附近的小村庄,写到了洛桑(Lausanne)大教堂的守夜人,还写到了Wallis的山笛演奏者。基本上他只写瑞士美好的一面。他说,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了解瑞士的另一面,可是我们不应该随便对别人指指点点。刘军说,“中国的记者喜欢写他们居住那个国家的美好一面”。

...瑞士不那么美好的一面

“很遗憾”,刘军突然很严肃地说,“在这些方面很多瑞士人恐怕对中国缺乏相应的尊重”。他曾多次遭遇不信任。“有太多的瑞士人完全不了解中国。他们从没去过中国,也完全不了解中国的历史和文化,包括语言,可是他们仍然很喜欢对中国的事情指手画脚”,这不仅仅是不礼貌的,而且有些过于倨傲自大了。

这样的倨傲自大他经常可以在政治家那里感受到。找一个例子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联邦议员米什琳・卡尔弥-瑞(Micheline Calmy-Rey)女士”,他毫不留情地说,“是一位令人无法容忍的人”。两周前在日内瓦举行的一个有我国大使及众多嘉宾参加的媒体文化节的开幕式上,她在讲话中有超过十页的内容是对中国种种弊端的批评 。“当然,我们的国家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刘军说“可是这样的行为显然是不合适的”。

克里斯托福・布洛赫在用他那带着瑞士口音的法语夸夸其谈

对刘军来说,克里斯托福・布洛赫(Christoph Blocher)似乎可爱很多。他在自己的第二本书《告诉你一个真瑞士》里对这位联邦上议员做了访谈。刘军告诉我们,布洛赫曾向他展示过一幅挂在他办公室墙上的中国地图,上面标着很多的小旗子。布洛赫用带着浓重瑞士口音的法语对他说,“我在中国有很多的工厂”。感觉上他有着一种中国乡下老农的气质。“他向来对一个人或者一个事物只做一次判断,然后他就永远停留在那个认识上了,虽然有些固执己见,但却比较正直。这倒也不失为一种好品质”。

瑞士:一只美丽的会唱歌的鸟

刘军认为,如果瑞士凡是不太过较真的话,可能会更好一些。“有那么一些瑞士人有着很强的优越感,总觉得他们比世界上别的地方的人都强,”他说。可实际上瑞士的人口只相当于上海的一半。鉴于刘军是如此的喜欢用歇后语和比喻来表明他的观点,我们于是听到他这样描述:“瑞士就好像是一只歌声非常悦耳而又披着一身美丽羽毛的鸟。但是没有人真正需要靠这样一只鸟儿去生活,它的存在,只是让这个世界少了一份单调”。

共同点

我们已说了,刘军其实更愿意谈论瑞士的优点。比如关于从17世纪就开始为中国王室提供钟表的瑞士制表业,关于中瑞两国的外交关系,关于1979年,邓小平时代就在中国建立起第一家合资企业-讯达(Schindler)公司的乌利・希客(Uli Sigg)。

刘军对两国共同的交往历史感到非常骄傲,也为他能够从中找到一些自己的踪迹而自豪。“我是8月1日出生的,”他说,“这一天不仅是瑞士的国庆日,同时还是中国的建军节,所以我从来不会一个人孤独地过我的生日。”刘军说:“每一年都有全体中国军人和700万的瑞士人同我一起庆祝这个日子”。

刘军的女儿,今年刚刚六岁半,在一所瑞士学校读书,她的名字叫“可�鳌保�刘军说,“�鳌比 袄趁珊�”(日内瓦湖)之音,这也是对我们在瑞士度过的时光永远的纪念。

对瑞士中文媒体的无偿帮助

编者按:刘军,作为中国«光明日报»的驻瑞记者,不仅为该报撰写关于瑞士的报道,而且为了让更多的中国人更好更全面地了解瑞士,他经常为swissinfo �C瑞士唯一的官方中文媒体-提供无偿的帮助,将自己在瑞士在瑞士的亲身经历、经验、感受提供给swissinfo,使许许多多的中国人、尤其生活在瑞士的中国人受益匪浅。

在此,swissinfo代表所有中文读者向这位热心的中国记者表示衷心感谢!

资料来源:«CASH»,作者:Lukas Hadorn

发表评论/查看留言外部链接

数据资料

刘军在1994-1998年间在瑞士工作,并从2003年开始继续在这里工作4年。

他为中国的全国性报纸«光明日报»撰写报道。

他已经完成了两本关于瑞士的书:《La Suisse aux mille visages》(《告诉你一个真瑞士》,1999年),其中记录了他对100多人的访谈,以及《瑞士》(2002年)。

刘军同他的夫人(照他的说法,一直像个阿彭策尔人那样指挥着他)以及他六岁半的女儿可�饕黄鹕�活在日内瓦。

他喜欢瑞士的奶酪火锅,奶酪土豆和瑞式煎土豆(Rösti)。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