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多才多艺的中国学生 瑞士春晚总导演串起思乡梦

青春活力,是2014瑞士春晚的主题

青春活力,是2014瑞士春晚的主题

当所有中国人都在津津乐道冯小刚和他的2014马年春晚的时候,远在欧洲的瑞士,也开始准备起了自己的春晚。“这里历年的春晚大都是由留学生、学者,华人及华人社团、瑞士和欧洲人共同呈现的。今年学生还将担纲主体,所以今年的春晚会特别具有青春活力,”马年瑞士春晚的总导演张瑗芮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记者说。

2010年来到瑞士苏黎世艺术学院学习长笛,师从著名演奏家Maria Goldschmidt教授的瑗芮,因其艺术素养为科协(瑞士中国学人科技协会)所看重,推荐为今年的总导演。马年春晚的主办方依然是科协,还有苏黎世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但送选的节目却是全瑞士的,瑞士德区、法区,甚至意区,都有参与。

那么在“全国”130多位演员没有彩排的情况下,如何“烹制”这道年夜饭?在基本没有专业演员、没有专业后期的情况下,如何调控声光电?在留学生、华人较少的瑞士,又如何贯彻自己对春晚的设想?一切的一切,瑗芮都对瑞士资讯娓娓道来。

节目责任制

统筹这种演员分散的晚会活动,对瑗芮来说并不是第一次。她是兰州人,曾就读于甘肃省兰州第一中学,当时她加入的学生交响乐团鼎鼎有名。多年后,曾经的小树初长成,瑗芮邀请母校的艺术精英们重新回到学校,于2008年组织了一场“兰州一中感念家乡回报母校”的交响音乐会,“在当地挺有反响的,”她意犹未尽地说:“对这场音乐会的策划、组织,大概让我明白了,办一场晚会-春晚,都需要做些什么”。

本次的春晚准备工作有明确分工,从组委会到演出、幕后各部门工作人员70余人,也得到了中国驻瑞士大使馆教育处的大力支持。“节目主要靠学联推荐和特邀,”她说,在从二十几个节目中精选了16个后,节目的具体跟进则主要靠各学联组织,“我们也会时常问一下,或看看节目视频”。“我一个人并不能做什么,主要靠大家的参与,”她多次强调说。

这样分散的组织形式要求有大量的交流、沟通,所以“很难量化我到底投入了多少,有时候看信、查视频、借鉴其他晚会形式,一下子就一天。在12月18日之前,我要备考音乐表演独奏家文凭的第一场毕业考试,考不好就被淘汰了,可能关注得少一些,最近就一直在忙春晚了”。的确,即使是参加中国驻瑞士大使馆举办的新春招待会,她也一直在和相关人员商讨节目的事,不确定、改动,这是筹备瑞士春晚的常态。

(Yuanrui Zhang)

艺术才华

大概从2010年开始,瑞士春晚开始出现了一些音乐专业学生的面孔,从巴塞尔音乐学院的小号手一鸣惊人开始,苏黎世、巴塞尔、伯尔尼音乐学院的同学们,都陆续亮相。瑗芮也属于其中之一,在国内读完本科后,正赶上瑞士学制变为“本硕”分离,于是认为“要学西方音乐一定就要到西方”的她,因着冥冥中注定的缘分,来到了瑞士。

她出生于音乐之家,3岁时就被父亲按在琴凳上弹钢琴,妈妈纠正动作时,也曾“拿着细细的毛衣针敲我的手,”可她对钢琴的恨还是多于爱。然而在听爸爸教授学生吹奏长笛时,她觉得“怎么会有这么美妙的声音,”于是一下子爱上了长笛,从而“一生都离不开它”。“我对音乐的感情真是又恨又爱,有的时候真挺讨厌它的,可有时候,觉得它可以把你带到另一份情境之中,挺享受的,”瑗芮端庄地坐在椅子上,蓝色的小套装衬托出雪白的肌肤,脸上适时地浮现出训练有素却又不无真诚的微笑。

或许正是这份对艺术的触觉和敏感,让瑞士科协的丰建华老师,将瑗芮推上了瑞士春晚总导演的位置。这些音乐学院的学生,也确实令海外华人自娱自乐的春晚,走上了更专业的道路。“今年我们会有大约10人左右参加的器乐合奏,由瑞士各音乐学院的华人学生表演,本来还可以更多,我一个个联系的,可很多同学都回国了,”她有点惋惜地说。

除了专业音乐人才以外,借助瑞中友好协会“China Switzerland Connection”的帮助,马年春晚还将迎来魔术大师Peter Marvey、Duo Ohne Rolf剧团和瑞士的传统表演艺术家。“Duo Yingling”华人女子杂技组合也将再次现身。“我们的春晚和国内春晚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我们有更多外国人的参与,也会有更多的外国观众,”瑗芮肯定地说:“当然武术、京剧、民族舞等传统形式也不能丢,今年的京剧演员,就是专业的,程派青衣”。

创意的实践

提到春晚,海外游子马上想到的就是“回家团聚”和“火热的过节场面”。这也是瑗芮为马年春晚定下的主基调。“所以我设计了一场约10分钟、有主题的开场秀”,由一个即将回家过年的男子,串起“等待-梦境-欢聚一家亲”的三个场景,以及情景剧、古典舞、青春歌舞等不同节目。

然而问题马上来了,又能说又能演,而且又能跳的中国男士,“太少了。第三场是一场青春活力的舞蹈,比较有难度。在苏黎世我们没有找到专业或业余的华人舞蹈社团,所有演员都没有舞蹈经验,所以我们只能在视频上下载一些舞蹈视频,由2个人先学,然后再教给大家。虽然这可能很不专业,但很有喜感,特别是男生。这传递了欢乐的氛围,哪怕是搞笑也好。最后是苏黎世的学生会主席陆方夏,勇敢地担任起这一角色,他还要到巴塞尔去和第二场的荷花仙子们互动,”瑗芮笑笑地说:“第二场是由巴塞尔乡村州中国舞蹈俱乐部表演的,他们比较有表演经验,也很大地帮助了我们”。

其次还有音乐剪辑。“当你重新粘合一个节目的时候,你需要剪辑音乐,加很多音效、背景和录音,在几分几秒加入某一段情景剧的录音等等。有时还有一些特殊要求,比如添加几个8拍的欢乐节奏。这都是很专业的,所以我必须绞尽脑汁发动群众。幸好我弟弟有音像工作室,我就提供素材写个说明,几分几秒需要添加什么,然后通过网络远程寄回国内;作品回来后再发给大家,如果有意见再修改、再发。总之凡是能帮忙的人,基本上都发动了。”

85后的总导演,这场凝结着她和所有演职员心血的马年春晚即将于2月9日开场,这既是学生们展现艺术才华的舞台,也是安慰华人思想之情的舞台,同时是向瑞士人展示中华文化及中国时代面貌的舞台。预祝演出圆满成功!

瑞士资讯swissinfo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