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菲力普·哈斯曼(Philippe Halsman) 肖像摄影大师作品首次完整亮相

哈斯曼:“我的目标是拍出的肖像照片能作为此人的定义性形象流传于世”

哈斯曼:“我的目标是拍出的肖像照片能作为此人的定义性形象流传于世”

瑞士一家博物馆正在举办的菲力普·哈斯曼(Philippe Halsman)摄影展,首次完整展出这位战后肖像摄影宠儿与“跳学”理论发明者的生涯作品。本届展览将对他的作品作进一步揭示。

哈斯曼这个名字鲜为人知,但他却是20世纪摄影界的一位领袖人物。他所拍摄的深邃而戏谑的肖像,曾上百次登上过《生活杂志》(Life magazine)的封面。

史上首批将手中的媒介看作并用作艺术的摄影师中,就包括哈斯曼。而洛桑爱丽舍博物馆(Musée de l’Elysée)举办的本届摄影展,就是要把这样一位哈斯曼呈现给观众。

“我们不打算只挑出哈斯曼的150幅标志性照片来展出,我们想强调的,是他拍摄这些作品的创造过程,”馆长萨姆·施图尔策(Sam Stourdzé)解释。

他的作品还充满着无限的生活情趣。施图尔策提示说,哈斯曼是位上世纪初出生在拉脱维亚的犹太人,曾亲身经历过反犹主义的抬头(见信息栏),因此这可能是出于他的韧性表现。

不公正的指控

1906年,哈斯曼出生于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他曾想成为一名工程师。1928年,当他与父亲在奥地利作徒步旅行时,他的父亲意外身亡,他则受到不公正地指控,被当作杀人犯逮捕,成了反犹主义的早期受害者。他姐姐丽欧芭(Liouba)召集到托马斯·曼(德国作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和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等人组成委员会,在这一国际声援下,他才在经过一年多的隔离监禁后重获自由。1940年,还是在爱因斯坦和埃莉诺·罗斯福(前美国第一夫人)的帮助下,持拉脱维亚护照的哈斯曼才得以踏入美国。

1947年,哈斯曼拍摄了一幅悲伤的爱因斯坦像,反映的是当爱因斯坦发现自己促成了原子弹开发时,不禁流露出的沮丧心情。这幅照片被两度印上邮票,还登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

信息框结尾

“我深信他所具有的抓住对象特质的感情与能力,与他年轻时在奥地利的牢狱经历息息相关,”施图尔策表示,但同时又愉快地补充说:“他似乎总爱在自己的照片拍摄中引入危险,尽管这是带着幽默感的,注意到这一点会觉得很有趣。”

“他从内心深处需要与人沟通,”摄影家的长女艾琳·哈斯曼(Irene Halsman)确认说。她和其他几位家人特意从美国赶来参加展览的开幕式。

“像这样追溯他整个生涯的展览,我们还没有过。你能真切地体会到菲力普,体会到他的神秘感与快感,”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在1979年前的40年里,哈斯曼利用自己技术上的巧劲和天生的顽皮,作为不断试验的源泉。“他的讽刺感随处可见,”艾琳·哈斯曼观察到。

1930年代的巴黎

哈斯曼在上世纪30年代早期巴黎生涯的未归档材料最近浮出水面。这些资料是在其家人的一件行李箱中发现的,这个箱子在哈斯曼逃离被纳粹占领的法国之后几年,才辗转到了美国。

爱丽舍博物馆在细致分析了这些珍贵资料后,首次将其呈现给观众。

从1931年至1940年的近20年时间,哈斯曼生活在巴黎,因他能够捕捉到无形特质而成了享有盛誉的肖像摄影家。“他发明了摄影采访,”该博物馆策展人安妮·拉科斯特(Anne Lacoste)透露。安德烈·纪德(André Gide)、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和马克·夏卡尔(Marc Chagall)等艺术家与文学界名人,都曾作过他的模特。

拉科斯特亦指出,胶版印刷的开发令杂志的诞生成为可能,而这又滋养了两次大战间消费主义时代的兴盛。哈斯曼不间断地为《时尚》(Vogue)、《Vu and Voilà》等流行刊物拍摄照片,但他的作品同时也在前卫展馆la Pléiade画廊展出。

“以前我们不了解他的作品在巴黎的重要性,”哈斯曼次女简(Jane)的丈夫斯蒂夫·比路(Steve Bello)表示。

“我们以为他还在学习技巧,可实际上,他已经确定了自己的风格和技术。他在法国发表的作品数量,远超我们所了解,”比路在审视洛桑摄影展时说道。

1940年,哈斯曼在巴黎的事业生涯因纳粹的入侵嘎然而止。他的妻子伊沃娜·莫泽尔(Yvonne Moser),一位才华横溢的法国摄影家,带着他们襁褓中的女儿艾琳逃往美国,哈斯曼则由于持拉脱维亚护照,半年后才获准入境美国。

明日巨星

没过多久,哈斯曼就开始给纽约时装作摄影,还有了他的首张《生活杂志》封面。1944年,他去了好莱坞拍摄亨弗莱·鲍嘉、罗兰·比歌、弗兰克·西纳特拉、英格丽·褒曼、贝蒂·戴维斯,和朱迪·加兰等影人的肖像。

1949年,他受邀拍摄正在崭露头角的新星。据他回忆,玛丽莲·梦露有种与生俱来的镜头感。

菲力普·哈斯曼

玛丽莲觉得镜头并不只是个玻璃眼,而是百万男性眼睛的象征。在我拍摄过的所有女演员当中,她是最知道如何取悦镜头的一位。

接下来的十年中,哈斯曼给梦露拍过许多著名的组照,其中就有一组是她在表演一次面试,举止故意搔头弄姿。借助哈斯曼发明的七点策略设计,这组照片无疑是梦露最杰出的喜剧成就,也是这次展览中的亮点:

‘凑近’

‘咄咄逼人的骨盆’

‘搏斗姿势’

‘垒胸墙’

‘攻击’

‘最后一击’

‘胜利’

另一个亮点则是1948年拍摄的《法国人》,模特是脸上涂了油灰的法国喜剧明星费南戴尔(Fernandel)。哈斯曼装作一名清教徒女记者,向费南戴尔提了一系列问题,而费南戴尔并不说话,只用面部表情作出绝不会让人猜错的回答。其中的一个问题便是:法国政府正在采取哪些措施以提高出生率?

哈斯曼的自评

“我拍摄了很多人物肖像,每拍一幅都非常认真地对待。我试图不带任何做作、如实地捕捉拍摄对象的内在特质。而我的目标,就是拍出的照片能作为此人的定义性形象流传于世。当人们回忆起过去的某位著名人物时,他们看到的将会是用我的相机和我的眼睛创作的一个影像。”

信息框结尾

跳学

随着时间推移,哈斯曼逐渐发明了“跳学”(jumpology),即捕捉腾空跳起的模特的技巧。他发现模特们在作挑战重力的努力时,都会变成他们本人,每一位都会流露出性格中原本藏匿起来的某个方面。理查德·尼克松、奥黛丽·赫本、温莎公爵夫妇、奥森·威尔士、碧姬·芭铎及其他无数人,都在腾空一跃时,以出乎意料的方式展现了自我。

“当你要求别人向空中跳跃,他的注意力大都集中在跳的这个动作上,面具因此掉下,真人得以显现,”哈斯曼解释。

Photoshop前的Photoshop

哈斯曼作电气工程师的技术背景,加上他无拘无束的想象力,结果便有了无尽的试验。他是闪光灯使用的先驱,有时还同时使用动景器,他偏爱怪异的角度,为拍出更大更精确的照片而发明了4x5吋相机盒,更是成为照片剪辑的大师。

当被问及他是怎样给让·谷克多(以体现他的多才多艺)添了那么多胳膊,给同行阿尔弗雷德·艾森士塔特(他传奇性的本事在于,不用三角架也能把相机端得稳稳当当)加了第三条腿时,哈斯曼回答说:“用把非常小的剪刀。”

“这可是Photoshop问世以前哪,”艾琳·哈斯曼风趣地指出。

菲力普·哈斯曼

我见到的每张脸似乎都隐藏着-有时似是转瞬即逝地显露着-另一个存在着的人的秘密。捕捉这种启示成了我人生的目标与爱好。

他跟萨尔瓦多·达利30多年的合作尤具创造性。这两人在标新立异上难分高下。他们都热衷于科技,在一起精心炮制了各种怪诞不经的画面-飞起来的猫、融化的面孔,和从奶酪中长出来的达利的胡须。

对哈斯曼这样一位因时装、政治和电影类作品的严肃性而出名的人来说,这一面并不总能被人接受。

“一些同行认为,我出版‘愚蠢而狡猾’的处理照片,比如我拍的大多表达抽象概念的达利照片,是在自毁严肃摄影师的名声。我相信他们的看法是错误的,”哈斯曼坦率地表示。

哈斯曼喜欢掌握决定权,艾琳谨慎地说道。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家中起居室里曾有张乒乓球台,若哈斯曼输了,就会很不开心。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