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雪天防滑各显神通;撒盐洒糖土地叫苦

伯尔尼正在试用止滑生物木屑

伯尔尼正在试用止滑生物木屑

当整个北半球陷入了冰雪的世界中,人们没有时间感叹这大自然赋予的美景,各国都在忙着往结了冰、覆着雪的路上撒盐、洒糖、铺木屑,辛劳的人们还要踏着这些小路上班呢。

为了不让人类停止工作的脚步,尽管面临环保学家的批评,成吨的盐依然被撒在瑞士的大街小巷。冬天过后,明年的草还会不会绿,这已不是大多数人关心的问题。

去年在苏黎世市区街道上共撒下了4750吨盐,这比去年当地的降雪还要多。盐加快了雪融的速度,因此白雪降下很快融化和盐、泥和在一起,形成灰色的雪泥浆。“黑雪”裹在人们的鞋上、沾在行人的裤子上,而第二年春天,很多树都像著名的苏黎世班霍夫大街上的树一样,只有棕色的痕迹,而看不到绿色的影子。

撒盐

为了对付积雪,苏黎世市主要采用的是撒盐的方式,“在苏黎世城市几乎所有的公共交通道路都被撒上了盐,”当地负责清扫回收的市政官员Leta Filli说。当然主要交通要道和通往医院的道路享有优先权;政府的责任就是保障城市的交通畅通和市民安全。

“撒盐是最有效、最易实施、最廉价的融化冰雪的方法,”Filli说。尽管因为盐对土壤的伤害而使撒盐这种方式备受诟病,但它依然是最受政府青睐的雪天防滑措施,目前1吨盐包括运输约花费200瑞郎。

有人提议用撒盐水的方式减小盐对土地的伤害,但这在城市地形起伏的瑞士似乎并不适用,“苏黎世的地势有高有低,盐水会向下流而起不到应有的作用,”Filli表示。

洒糖

在飞机场人们一般用抛洒含乙二醇(又称甘醇)的物质用来化雪。因为他们担心盐所含的侵蚀物质会腐蚀飞机。但这也会使土壤含有过多营养物质。

伯尔尼州正在尝试用洒糖的方法防滑抗冻。这一被称作“Safecote”的物质有甜味,来自于制糖的废料;零下35度才会结冰,而且侵蚀性小,不易令倾洒车生锈。目前已被洒在Rubigen到Brünigpass的行车道上。

它的缺点也显而易见,其价格要比盐高上5%-10%。Safecote还没有被普遍应用,因此其效果以及是否会对环卫工人造成伤害都没有定论。所以现在它还处于试用期,倾洒Safecote的环卫工人都戴有手套和口罩。

铺木屑

瑞士的首都伯尔尼还在尝试一种新型的环保木片,这是由CPAG公司出产的“止滑生物木屑”,据它的生产商表示,这种木屑更高效也更环保。它曾被应用于海拔1000米较寒冷的拉绍德封地区,获得好评。目前不仅越来越多的乡村希望试用,城市地区也表示了兴趣。

这种木屑很小、超薄,并被氯化镁浸泡过;它的尺寸恰当,因此适用于欧洲所有的撒盐机。CPAG公司的所有者Bernard Konowal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记者,“它就像一枚硬币,落到地上始终是一个平面。它比一颗砂砾的平面面积大5-10倍”。

“砂砾多多少少呈圆型,脚踏上去会滚到一边,所以很容易打滑;但如果你踏在木片上,即使脚下只有10片,即使是在零下15-20度,即使是冰天雪地,你的脚也能获得支撑点”。

“这里的秘密在于,这种木片可以慢慢地释放藏在其纤维中的氯化镁,在冰上形成一个‘巢’,这就不会打滑了。近2年拉绍德封的经验证明,覆盖有木片的地表5天之内不会结冰,只要不再下特大的雪”。

“它还是一种环保材料,冬季结束后可被回收用于堆肥,或能源生产”。

环保的思索

除此之外,撒砂砾、醋酸钙镁盐等措施都可用来加速雪的融化或防滑。大雪的确给人类带来了出行不便,但在动物已进入冬眠期的时候,让人们像享受春天的绿一样享受冬天的白,不也很好吗?

大自然创造了四季,人类却让四季的面孔变得模糊,总让大自然适应人类脚步的梦幻是不是有一天应该醒醒了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宋婷及通讯社

止滑生物木屑

止滑生物木屑(Stop Gliss Bio)可用于人行道和承载力较小的道路,它不是为高速公路而设计的。

它在高于-45°C的温度下可防冻5天。

它已在2005-2009年冬季被成功运用于瑞士和法国海拔1150-1800米高的地区。

这是100%生态材料,由10x15毫米硬木制成。

它呈片状,经干燥、烧灼,再被填入速融物质。

当它接触地面时,木屑释放速融物质,并固定在地表上防滑。

其价格是普通防滑融雪物质的6倍。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