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郎坚挺,裁员在即


瑞士工业界拉响风暴预警


作者:Samuel Jaberg


对于Lamineries Matthey(La Neuveville / Berne)公司和机械冶金行业的分包商来说,企业未来因为坚挺的瑞郎而“乌云密布”。 (Lamineries Matthey SA)

对于Lamineries Matthey(La Neuveville / Berne)公司和机械冶金行业的分包商来说,企业未来因为坚挺的瑞郎而“乌云密布”。

(Lamineries Matthey SA)

2015年115日,瑞士国家银行宣布取消欧元兑瑞郎的汇率下限,对瑞士公司来说,这无异于当头一棒。虽说就业市场暂时抵挡住了瑞郎汇率的突然上扬,但它已后劲儿不足:今年年底,裁员人数可能大幅上升。忧患气氛已经笼罩瑞士工业。

六个月来,Rolf Muster一直在气恼。“机器生产业已经习惯了周期性的危机,但目前的状况实在太糟了。我们就像坐在一架没有驾驶员的飞机里,好像没有人意识到我们正在往墙上撞,”肖柏林机器制造公司(Schaublin Machines SA, 多语)的老板警告道。他的公司位于汝拉山脉地区,专门生产精密筒夹设备。

瑞士央行宣布取消欧元兑瑞郎的汇率下限后,瑞郎的猛然抬升让Rolf Muster的公司损失惨重。今年1月初至5月底之间,肖柏林这家去年营业额4千万瑞郎的企业,订单减少了近60%。Rolf Muster表示,他的经历代表了许多处于同样困境的无名企业。他本人已经出于无奈解雇了12名员工,另有35名雇员处于半失业状态(多语)

如果瑞郎一直在同欧元近乎等价的区域徘徊,Rolf Muster就得在中期内解雇120名职工中的将近半数。“2009至2010年经济危机爆发时,我们知道它有一天会到来,也有一天会结束。可现在,不确定性实在给我们太大压力,尤其是相对欧元来说,瑞郎快速贬值的可能性微乎其微,”Muster强调。

预计增长下滑

瑞士联邦经济事务秘书处(SECO)在6月中旬的报告中指出:只要内需旺盛,而且世界经济呈回升趋势,瑞郎的坚挺不应该导致瑞士经济发展出现明显不景气状况。而秘书处同时也表示,适应坚挺瑞郎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它预计瑞士经济今年会有些许增长(2015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0.8%)。

相对来看,瑞士国家银行预见其今年瑞士经济增长低于1%。而瑞银(UBS)及瑞信(Credit Suisse)两大银行的估测分别是0.5%和0.8%。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经济研究学院(KOF)的预测最为悲观,它预计瑞士经济经过简短的下滑期,会出现0. 4%的增长。

来源:ATS

怎么创新?

他的愤怒指向瑞士央行,但同时也指向瑞士经济部长约翰·施奈德-阿曼(Johann Schneider-Ammann),后者面对经济危机的态度被认为过于被动。瑞士政界宣扬以创新来推动“瑞士制造”的竞争力,但肖柏林的老板并不买账。

他抱怨道:“通常情况下,我们投入到研发中的资金已经占了营业额的10%。在营业额减半的情况下,怎么再加强创新呢?德国人-我们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并不比我们笨。而且,他们的产品‘一个螺栓也没换’ 就在一夜之间便宜了15%。”

瑞士机械电子工程工业协会(swissmem,多语) 了证实了这位企业主的担忧。该行业在全瑞士提供了38万个就业岗位。“瑞士央行的决定让该行业的大多数企业遭受重创,”协会法语区负责人Philipe Cordonier证实道。

这是瑞郎2011年以来的第二次大幅升值,幸亏各企业采取了快速压缩成本的措施,而且2015年1月15日之前还有一定数量的订单。这些因素都对瑞郎抬升的负面后果起到一定缓冲作用。在汇率下限取消后的3个月内,“只有”2000名机械电子工业的从业人员丢掉了饭碗。该行业80%的产品用于出口,其中60%销往欧盟国家。尽管营业额下滑,经济整体上依然呈增长态势。

3万人饭碗不保?

目前,中小企业的老板正在同客户展开新一轮的谈判,但他们心里明白,情况很不乐观。“今年下半年的局面看起来困难重重。如果订单损失明显,解雇高峰在所难免,”Philipe Cordonier继续道。

瑞士雇主联合会(UPS)的主席Valentin Vogt表示了他的担忧:如果1欧元兑换1.05瑞郎的汇率保持不变,那么在未来6之9个月内,将有3万人失业。

瑞士总工会UNIA(多语)认为这一估测毫不夸张。其理事会成员Pierluigi Fedele表示:“在工业领域,每天都有人失去工作。目前,首先失业的是那些签有定期工作合同的员工,他们的合同得不要续签;再有就是取消退休员工空出的岗位,不再招新。这对失业率的影响其实很小。但是,很多中小企业的老板,尤其是在汝拉山脉地区的企业,正在考虑做出更‘狠心’的决定。”

钟表业人心也惶惶

如果说机械工业领域受到坚挺瑞郎的冲击最大,这种不景气也会迅速延伸至其他行业。一些被认为“对危机更有抵抗力”的化工、制药和食品工业的企业,也开始向瑞士媒体表示出各自的担忧。

至于瑞士出口的“枭雄”-钟表制造业,几年前,还从消费者对“瑞士制造”的热捧中大赚特赚,如今也开始感到“货币地震的威胁”。

不要危言耸听

有些业内人士,像瑞士机械工业组织(groupement suisse de l’industrie mécanique,法)秘书长Antonio Rubino,则认为不应该危言耸听,他透露:“我们组织的近40%的成员企业都受到了央行决定的冲击。但同时,也有40%的成员因为从欧元区进口原材料而获益,另有20%的企业经营未受影响。”

Antonio Rubino认为不必恐慌:“确实,取消汇率下限带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冲击,未来几年对瑞士工业来说充满挑战。但这也是一个机会,它提醒很多企业主,要放弃增值较低的生产活动。我不相信会有大规模‘去工业化’的状况出现。”

瑞士国家银行被迫再次实施干预

  • 瑞士国家银行(BNS) 以削弱瑞郎为目的,再次对货币兑换市场实施干预。其行长Thomas Jordan 6月30日解释道,希腊债务危机引起的恐慌,促使很多人选择瑞郎作为资金避难货币。
  • 希腊政府和其债权人无法达成一致的局面估计将引起瑞郎的大量涌入。专家对瑞士国家银行的下一步举措拭目以待。如果相关措施成功发挥作用,它不会无限期延续,瑞银集团首席经济专家Andreas Höfert表示。另一种办法就是干预存款利息:如今已呈-0.75%的负利息有可能降得更低。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