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阐释 为什么我们需要《全球移民契约》?

2018年6月12日,一名洪都拉斯儿童当其母亲在美国-墨西哥边境附近的麦卡伦接受搜身检查时放声哭泣。他们来自于从墨西哥乘坐木筏横跨里奥格兰德河入境美国的移民。

2018年6月12日,一名洪都拉斯儿童当其母亲在美国-墨西哥边境附近的麦卡伦接受搜身检查时放声哭泣。他们是从墨西哥乘坐木筏横跨里奥格兰德河入境美国的移民。

(John Moore/Getty Images/AFP)

联合国成员国将于本周一在摩洛哥举行会议,从而正式通过一项国际协议,该协议承诺各缔约国将采取更好、协同合作程度更高的移民办法。为什么我们需要这样的协议?为什么这个协议会存在争议、且帮助形成该协议的瑞士未能参会?

12月10日至11日,多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在马拉喀什公开确认他们对《安全、有序和正常移民全球契约》(多语)外部链接的承诺,这是今年较早前在联合国主持下达成的一项多边协议(多语)外部链接

这份长达31页的最终文件、政府间会议(多语)外部链接和认可仪式是耗时近两年的密集谈判的结果,涉及各成员国、民间社会成员和私营部门,并得到了墨西哥大使Juan José Gómez Camacho和瑞士大使Jürg Lauber的协助。

为什么我们需要一份全球移民协议?

据联合国统计,目前全世界有超过2.58亿移民(多语)外部链接。由于全球化,更便利的通讯、运输和贸易,以及日渐加剧的不平等、人口失衡和气候变化,预计这一数字还将继续增长。联合国表示,迁居为移民、收容社区和原籍社区均带来了巨大的机遇和利益。然而,一旦对移民的管理组织不当,它可能会带来严重的麻烦,因此它需要向更安全、更有序和更规范的方向转变。

2015年欧洲移民危机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规模的难民与移民潮,此后,全球移民协议的制定得到了推动。它是早期人权和发展条约和倡议(如全球移民与发展论坛(英)外部链接)的成果,源于《关于难民和移民的纽约宣言》(多语)外部链接的政治承诺,而此宣言已于2016年由联合国大会的193名成员一致通过。

International migrants movements in 2017

依据2017年全球人口流动主要目的国及来源国统计的移民人数

(UN Desa)

它的目标是什么?

移民与瑞士

瑞士840万居民中,约有四分之一的人持有外国护照,其中绝大部分来自欧洲。 拥有外国血统的瑞士人比例去年略有增加,已达到了37.2%。 这包括外国公民和归化的瑞士公民,还有父母出生在国外、而自己出生时已具有瑞士国籍的人。

去年,从欧盟到瑞士的净移民人数约为34000人,低于以往的年度纪录,而2013年来自欧盟的人数已超过66000人。 回溯2018年,截至10月,来自欧盟的净移民人数已多达26809人。 与此同时,超过75万瑞士公民居住在海外。

信息框结尾

各成员国尚未通过具有约束力的全球条约。此次缔结的契约是一份不具备约束力的多边合作文书,旨在为有序移民制定共同原则和准则,从而减少非正常人口流动。联合国在对移民数据进行冗长审查以及详细咨询过程之后,起草了这份文件。

它包含十项指导原则和23个目标。每一项都有一个较长列表,一一列明了各国可以自愿选择采纳的多种可能行动。其中包括预防措施,来应对移民驱动因素、打击人口贩运、管理边界和促进回返。它还侧重于促进正常移民的解决方案和最佳实践。

伯尔尼大学国际法教授Walter Kälin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这份契约的优势在于它是一套非常全面与平衡的文件,既考虑到了那些想管制边境的国家对合法性的重重顾虑,也考虑到了移民者的权利。”

Vincent Chetail是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及发展学院的全球移民中心主任,对他而言,该契约并未制定全新的规则,而是根据现有规则的再制定。虽然契约是自愿性质,但他相信它可以带来一定影响。

“为了评估契约的实施情况,未来还需要建立一套跟进和审查程序,”Chetail说: “即使它没有法律约束力,联合国大会也将每四年举行一次会议,来评估其执行情况。这份契约设定了一个有力前提-各国将会认真对待并实施这些承诺。“

可视化数据

移民系列(第五部分) 瑞士是移民国

瑞士人口中的25%是外国人,属于全世界外国人比重最高的国家之一,瑞士的外国人中大部分来自于欧洲其他国家,移民问题虽然在瑞士并不算新鲜事,但是现在这个话题却在政治讨论中愈发重要。以下的图表显示出瑞士166年来的移民发展情况。 ...

谁支持,谁反对?

去年7月,该文件由包括瑞士在内的192个成员国批准,但这不包括美国,美国去年表示该议题“完全不符合美国主权”。

自那以后,几个国家在会议前宣布退出契约,​​有的国家则犹豫不决。退出的国家包括以色列、澳大利亚、奥地利、波兰、保加利亚、捷克共和国、匈牙利和多米尼加共和国。奥地利政府担心,签署契约最终可能导致对“移民人权”的认可。意大利政府在移民方面的打击则已成为头条新闻,意大利将在其议会进行斟酌之后,再决定是否支持该协议。

虽然这些国家宣布退出,联合国国际移民问题特别代表路易丝·阿尔布尔(多语)外部链接和该协议的其他支持者们仍然充满信心。她期待在马拉喀什举行的会议能有“非常大规模的参与率”,并称,这些国家的退出是“令人遗憾”和“错误的”。她说,契约并不影响各国管理边界的权利,只是寻求将秩序渗透到跨境人口流动中。

阿尔布尔表示:“对国家主权的侵犯是不可能的-因为它没有法律约束力,只是一个合作框架。”她将其与联合国2030年的“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进行了比较。

瑞士前国务秘书、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现任主席Peter Maurer称该协议是一个良好的折中方法。他相信届时会有160-180个国家签署此项协议。

sunburst étrangers

瑞士外国人

瑞士外国人

瑞士的官方立场是什么?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份文件的形成虽然得到了瑞士外交官给予的帮助,但在瑞士政界,这却是一块烫手山芋。

在今年9月的联合国大会上,瑞士总统阿兰·贝尔塞特(Alain Berset)对该协议给予了个人祝福。 10月10日,联邦委员会紧随其后,为该协议提亮了绿灯,表明该协议的“指导原则和目标完全符合瑞士的移民政策”。

但是,由于来自瑞士中右翼党派的阻力有所增加,执政机构一直不愿全力支持签署这项协议。在摇摆不定的外交部长伊格纳西奥·卡西斯(Ignazio Cassis)的带领下,内阁决定就该文件向议会提出征询。

接着,在开绿灯一个月之后,瑞士政府宣布不参加马拉喀什会议,并决定推迟到瑞士议会对此问题进行周详辩论之后,再决定是否采纳此协议。

11月29日,瑞士议会联邦院议员进行了投票,以向议会提供对此项协议的最终决定。议会国民院将于12月11日就同一议题进行投票。

外部内容

Annual asylum requests in Switzerland

瑞士各政党对此有何看法?

右翼和中右翼的政界人士担心该协议可能会模糊合法和非法移民之间的界线,并破坏国家主权。从9月起,作为保守派右翼的瑞士人民党就指责,该协议“与对移民的独立管理无法相容”。该党派警告,此协议最终可能优先于瑞士法律,并敦促政府退出该协议。 11月,一个独立且中立的瑞士团体进行了保守派宣传活动,提交了一份由1.5万名公民签署的请愿书,要求反对该协议。

中右翼自由民主党认为该协议可能不具有约束力,但作为软法(即不能运用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的法律规范),它具有“需要极其谨慎的政治含义”。中右翼的基督民主党持有几项疑虑之处,它与保守民主党都希望议会在这个问题上能说出自己的看法。

另一方面,中左翼的社会民主党主席Christian Levrat表示,瑞士延迟签署该协议,无论是就外交政策而言(与匈牙利和美国等国的决定一致),还是就国家层面而言(因“屈服于人民党及其施加的压力”而延迟加入),都是一个“政治错误”。

联邦移民委员会(FCM)是一个由30人组成的议会外团体,负责就移民问题向政府提供建议。该委员会表示,瑞士签署该契约不仅可取,而且“必要”。

据瑞士外交部长称,在目前阶段,政府仍然坚持认为该协议符合瑞士利益,并且,瑞士尚未排除加入该协议的可能性,这会在晚些时候作出相关决定。


(翻译:谢静雯)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