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法新社首尔22日电) 「我好想你」,70岁的金益济(Kim Ik-Je, 译音)对着镜头,跟失散多年的哥哥这么说着。他知道,此生应该再没机会,和哥哥见一面了。

于是他哭了起来,帮他录影的红十字会摄影师连忙关掉摄影机,让金益济整理整理情绪。

金益济的故事,只是6万5000多名垂垂老矣的南韩人,苦苦等待和北韩失散家人团聚的其中1例。金益济似乎认命了,知道永远不可能再见到失散的家人,只好退而求其次接受政府的替代方案:录制影片,希望哥哥、或哥哥的后人有天可以看到。

1950至53年的韩战让数百万人分隔南北两地,许多人直到死,都无法再见亲人一面。

10月底两韩排定在北韩山区度假区举行离散家庭团聚会,但这只是5年来第2次举办类似活动,仅有约200个家庭能够参加。

金益济年高7旬,在等候清单上,他算是年轻的,但和其他80、90岁的老人一样,金益济知道,团聚会举办的机会很少,被选上的机会更是微乎其微。

负责执行拍摄计画的红十字会,希望北韩同意让无法见面的亲人交换影片,但现实很残酷,这些影片,或许要等到拍摄的主角过世之后,才有机会被看到。

平壤基于政治目的操弄离散家庭议题的纪录罄竹难书,他们拒绝定期团聚提案,甚至在最后一刻,才因为枝微末节的小事取消活动。

金益济告诉法新社:「老实讲,我不觉得我死之前,我哥或其他家人看得到这支影片。」

「我之所以同意拍摄,是因为这是把话传到北方的唯一方法。要被选中参加团聚会真的很难。」

金益济是1家运输公司老板的次子,1950年11月跟妈妈还有3个弟弟逃离北方家乡时,他还不过5岁。

金益济表示,当年爸爸和哥哥都留在北方,爸爸因为是「资产阶级」,在那之后没多久就遭到处决,但哥哥活了下来,要是健在,现年应该74岁了。

收拾好心情,恢复录影之后,金益济对着摄影机说:「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失散这些年来的痛。」

另1个案例是72岁老人高荣均(Ko Yong-Kyun,译音),他1951年初跟着父母与弟弟离开开城(Kaesong),抛下姊姊来到南方。他在首尔住所、儿孙围绕下录影时,对着镜头跟姐姐说:「我不能肯定你是不是还活着,但我想见你。」

过去3年,红十字会团队共已录制4000段影片。随着越来越多希望参加团聚会的登记者辞世,8月间政府增拨资源,加快录影脚步,年底前,大约会多拍摄完成1万支影片。

红十字会主管表示:「我们时间紧迫,和10年前相比,现在许多人年老力衰,可能会在未来10年间离开人世。」

红十字会也同时进行DNA采集计画,目前已有数百人参加。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