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割礼不仅是非洲的问题

Amal Bürgin讲述自身经历反对女性割礼

还不到6岁的时候,现生活在瑞士巴塞尔的Amal Bürgin就被残忍得实施了少女割礼。现在她要通过讲述自己的经历,与少女割礼作斗争。

此内容发布于 2008年02月27日 - 00:01

少女割礼并不仅是非洲的问题,在中东、近东的印度、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甚至欧洲,都能找到少女割礼的受害者。

Amal Bürgin在回答swissinfo记者提问时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Amal Bürgin的经历:

在我5岁多的时候,大人在我和姐姐的手上涂满了凤仙花,我们都很高兴。我们还得到了可口的食物,很多人拜访我们,在我们的枕头下塞钱。

我并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她们让我躺在床上,妈妈按住了我的腿,其他女性把住了我的上半身。然后她们给我打了一针,我开始大喊、痛哭。

割礼过后,我疼得几乎不能挪动。当我想小便的时候,因为太疼了,也只能憋住。后来有人在我的肚子上放了一只昆虫。我在惊吓之余,终于可以小便了。

人在那么小的时候,除了顺从,还不会反抗。我父亲应该对割礼并不赞同。他当天不在家,回来得知此情况后,非常生气。

尽管我已经为“法老的割礼”受过苦了,但8岁的时候还是被施行了第二次割礼。两个阿姨总是说我的第一次割礼进行得不正确,第二次的时候,我的器官被割去很多,比伊斯兰教规规定的还多。

成人之后

我的阴道口几乎被完全缝合,只留了一个小口。每次来月经的时候,我都感到疼痛难忍。婚后,我必须到医院去重新解开我的缝合口。很多女性都是这种情况。

也有些男人,他们自己动手,或直接突破女性的缝合口。因此男性也应该了解这方面的情况,并且坚决、肯定地表示:我们也不愿意女性接受割礼。

为什么有女性割礼

每当我接到割礼节的邀请时就会问:“人为什么要做割礼?”但我从未得到过明确的答案。但我注意到,无论是在清真寺,还是在宗教课上,都没有讲过少女必须实行割礼。

现在我知道,这只是一个古老的传统,与伊斯兰教根本没有关系。有些人说,割礼很好,这样女性就必须贞洁。但割礼不能保证贞洁。有的未婚女性,会在发生关系后再缝合自己的阴道口。

但我从没和我的女友们讨论过割礼的话题,和我的母亲也没有。

勇敢走上前台

讨论割礼的问题,对Amal Bürgin来说曾经是禁忌。但现在她勇敢地走上前台,向全世界解释割礼的害处。“我不愿我的女儿受同样的苦,”她对swissinfo说。

即使是现在,即使在瑞士,也有很多家长让自己的女儿在瑞士或回到自己的故乡去接受割礼。亲戚们经常问,孩子是否已经接受了割礼,甚至要求她们去做。

Amal Bürgin痛苦地回忆道:“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我的妈妈和亲戚把我按在床上”。

全球反对少女割礼

世界每天有8000名女童成为割礼的受害者。尽管这一“习俗”在全世界都遭到禁止,但在非洲和中东的很多国家都依然盛行。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在索马里和埃及,96%到98%的女性或女童是割礼的受害者。其他国家的情况好些:比如在布基纳法索,如今只有一半儿的女性被施行了割礼,而1996年还有至少有2/3。

在很多非洲国家都掀起了反对女性割礼的浪潮,特别是年轻的、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她们希望保护自己的女儿免受割礼。

在埃及、几内亚、肯尼亚、尼日利亚、苏丹北部和也门发起的抵制女性割礼的抗议活动,以及针对割礼的危害展开的宣传活动,已经促使当地对女性割礼发布了禁令。但禁令还没有被完全地贯彻实施。

瑞士坚决取缔少女割礼

全球1亿多女性有过和Amal Bürgin类似的经历。因此联合国将2月6日定为取缔切割女性生殖器陋习国际日。瑞士今年也从这天开始,展开了针对该问题的全国性宣传活动。

2月21-22日,取缔少女割礼的国际专业会议在瑞士首都伯尔尼召开,会上讨论了在非洲和欧洲制止实施少女割礼的相关措施和策略。

今年春,第一起在瑞士发生的少女割礼案也将走上法庭。

3月初,索马里女作家,也是少女割礼的受害者Fadumo Korn将拜访瑞士的学校,并讲述切割生殖器带来的严重危害。

现代化、年轻化

在全球反对割礼的浪潮下,割礼却在朝现代化、年轻化的方向发展。

联合国最新研究显示,在世界上的许多国家,如埃及与肯尼亚,被实施割礼的少女年龄已经越来越小。

这可能是因为,孩子越小,父母遇到的麻烦越少。因为这时实施割礼容易保守秘密,女童也不会过多抗拒。

很多父母将孩子送入医院实行割礼,而传统的割礼很残忍,经常在毫无卫生条件、毫无麻醉的情况下实行。

联合国儿童保护专家Kirsten Leyendecker说,无论是用消过毒的解剖刀,还是用玻璃片或刮胡刀,割礼都是不人道的。

瑞士资讯swissinfo及通讯社,InfoSüd Sarah Fasolin

相关信息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世界上由1-1.4亿女性割礼受害者。

每年都有300万年龄介于4-12岁的少女被实行割礼。

在瑞士有愈7000名女性是少女割礼的受害者。她们大多来自索马里、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

因移民的涌入,割礼也逐渐成为欧洲的一个问题。

在法国、英国、西班牙、比利时、奥地利、丹麦、瑞典和挪威,实行割礼可被追究刑事责任。

瑞士的儿童援助组织正在敦促瑞士在律法中明令规定禁止实施女性割礼。

End of insertion

Amal Bürgin

现年37岁的苏丹女性AMAL BÜRGIN在苏丹首都喀土穆附近(Khartum)和她的3个兄弟姐妹一起长大。

从1999年起,她和她的瑞士丈夫一起生活在瑞士的巴塞尔,现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1年前,她拜访了联合国的有关部门,并决定以自身经历与少女割礼作斗争。

End of insertion

割礼的严重后果

少女割礼包括切割少女的阴蒂包皮、切除阴蒂和小阴唇等。

少女接受割礼可能会导致大量出血或并发感染,很多因此导致死亡。

很多女性因此感染慢性炎症,甚至生产时感染危及生命的并发症,并在发生性行为时引发剧痛。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