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涂鸦艺术家遭德国传唤出庭

内格利的新作-火烈鸟,赫然出现在杜塞尔多夫一家废弃加油站的外墙上。 Keystone


在业界素来享有“苏黎世粉刷匠”美誉的瑞士涂鸦艺术鼻祖-哈拉尔德·内格利(Harald Naegeli)再次站上了被告席,而这次他被传唤出席的地点转移到了德国。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04月03日 - 09:30
Keystone-SDA/ts

他因在位于德国杜塞尔多夫的北威州科学、 人文与艺术学院(North Rhine-Westphalian Academy of Sciences, Humanities and the Arts)墙体上绘制两幅火烈鸟图案,以及其他数桩非法涂鸦创作,而以毁坏公共财产的罪名被一纸诉状告上了法庭。

当地法庭要求现年已79岁高龄的内格利向遭涂鸦的建筑物业主支付总额为800欧元的赔偿金,与此同时,还严令他向一家当地儿童临终关怀医院提供500欧元的捐赠款。

“我希望向世人提供的绝非赤裸裸的金钱,而是一件真正的艺术品。然而在资本主义社会,人们看重的就只有钱,”内格利在收到判决后激愤地表示。

在此之前,内格利已经对上述指控予以断然否决,并将其形容为“对正义地曲解”。而由于他当时拒绝支付600欧元的罚款,因此该案件被正式提交至法庭。

鉴于德国2005年出炉的《涂鸦管理法》(Graffiti Control Law,德)外部链接,内格利所面临的法律形势与以往相比显著严峻。过去,只有在相关机构明确判定为实质物质损失的情况下,墙体上的涂鸦作品才会从根本上被清除;而现如今,“外观变化”这一条理由,便足以对涂鸦者提起诉讼。

惯犯

这已不是内格利头一次触犯法律而被诉诸公堂。作为街头艺术早期的弄潮儿和创导者,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他就因匿名在苏黎世的城市建筑物外墙上随手涂鸦线框作品,而在艺术家的圈子里获得了“苏黎世粉刷匠”的绰号。

1979年,正值他的作品累积多达1000幅之巨的时候,内格利因以毁坏公共财产的罪名而被不幸逮捕。最初他潜逃到德国避风,而在那里他也难逃法网,最终被缺席判处监禁。1984年,内格利重回瑞士苏黎世,在瑞士监狱里待了9个月。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