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國際婦女節 在職媽媽面對瑞士職場文化雙刃劍

妈妈抱着孩子在电脑前工作

根據瑞士政府委託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瑞士10%的女性在休完產假後會面臨職場歧視。

(Martin Ruetschi/Keystone)

對在職媽媽來說,瑞士的兼職工作選擇既是幸事又是不幸。職場對身為母親的職業女性懷有很大偏見,這不但妨礙了她們的事業,也阻礙了這個國家的發展,因此更多女性如今呼籲終止這種偏見。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信息框结尾

在通知雇主自己懷孕之前,英格麗·布林加斯(Ingrid Bringas)在瑞士某大型跨國企業的事業曾經蒸蒸日上。 “我為Ceva物流集團管理著一個全球項目,同時有13-14個較小項目並列運作。我一告訴他們我懷孕了,他們就安排了另一名經理接管項目,把我推到一邊。”

更令人吃驚的是,她產假一結束便被告知不用再來上班,發她三個月薪水就把她打發了。 Ceva物流給瑞士資訊swissinfo.ch的回覆中表示,他們不會就個案發表評論,但平等對待所有員工是他們優先考慮的事項之一。

蘇黎世地區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女性在當地某大型科技跨國企業也有過類似經歷,她說自己宣布懷孕之事後,重要會議就不再有她的份。她與雇主達成協議,在多享受六個月的無薪假期後,她將重回公司做60%的兼職工作,以後逐漸增為全職。然而她的雇主在她尚未結束無薪假期時打來電話,通知她公司已將其解僱。

該公司宣稱那是企業重組的結果。而曾在該公司效力五年多的這位女性告訴瑞士資訊swissinfo.ch,“解僱的消息令我倍感意外,這讓我不由地猜想,成為在職媽媽和要求做兼職工作肯定是決定性因素” 。

歧視的偽裝

這些故事並不是特例。受政府委託進行的一份最新調研(德、法)外部链接發現,瑞士有一成女性在休產假後遭遇歧視。

對2004-2015年間各州基於《性別平等法案》所做的法庭聽證與判決的分析則發現,三分之一的歧視案件與懷孕或產假有關,大多數都是產假結束即遭遇解僱。但這類案件的原告勝訴希望渺茫,因為80%以上的訴訟都被法庭駁回。這裡(德)外部链接列出了審理中案件的清單。

在瑞士,應聘女性在面試時被問到以下問題絕非稀罕事:您認為自己帶著兩個孩子能應付得了這個工作嗎?您打算生孩子嗎?甚至,您現在有沒有懷孕?

聯邦性別平等法案(多語)外部链接》(條款3)認定,問這類涉及家庭或懷孕情況的問題是一種形式的歧視。可是瑞士通用的個人簡歷格式仍包括婚姻狀況、年齡與子女個數,令聘用過程的偏見難以消除。

阿爾基斯蒂絲·佩特羅帕基(Alkistis Petropaki)領導的“進步女性”(Advance Women)組織,是個支持身處企業領導層女性的協會。她指出,“歧視是個大詞。大多數企業內部並不會對為人父母的員工施以有意識或主動的歧視”。

“對職業婦女的歧視由來已久,最近成為焦點話題,是因為之前人們從未認真對待過這個問題。這似乎是一份永無止境的工作。” Valérie Borioli Sandoz,瑞士勞工聯盟

引言结束

+ 外部链接了解更多在產假之前、期間及之後的法律保護與和解信息(英)外部链接

無論有意識還是無意識,女性一旦被打上“困難”或者“棘手”僱員的標籤,那麼歧視就會影響到那些生了孩子後仍想繼續晉升的女性。

佩特羅帕基雖是希臘人,但她的大部分人生卻是在瑞士度過。據她透露,“這裡存在一種僵化認識,覺得女性生了孩子以後就會只做兼職,不太關心自己的事業,會成為一個累贅。這造成了晉升中的歧視。”

她認為這是女性僅佔高層主管職位總數7%(多語)外部链接的一個原因。

兼職可能性

尤其對在職媽媽而言,兼職工作就是把雙刃劍。在經合組織各成員國中,瑞士女性兼職工作的比例在最高之列,幾乎60%的瑞士女性做著非全職的工作

part-time work visual

part-time work graph

瓦萊麗·博里奧利·桑多茲(Valérie Borioli Sandoz)在瑞士工會組織(Travail Suisse)負責兩性平等政策問題,她將兼職工作視為“我們得以兼顧工作和家庭的別無選擇的選擇。但它卻可能成為難以逃脫的陷阱。”

的確,兼職工作可能是許多母親的幸事。

一位來自提契諾州的瑞士在職媽媽就職於伯爾尼的政府部門,她感到自己很幸運,能夠只做60%的工作,卻仍能有事業。許多外僑在職媽媽也說,她們要是在本國,就不能像在瑞士這樣既有自己的職業,還能花時間帶孩子。

莎拉·梅耶(Sarah Meier)曾為楚格(Zug)的一家德國跨國企業工作,她後來辭職創辦了parents@work,一個專為在職父母提供的同齡人輔導項目。她指出在自己的祖國南非,“人們可沒有做兼職工作的奢侈,大家要麼全職工作,要麼全職在家。但在瑞士,我們能夠兼職工作。”

西班牙在職媽媽芭列·涅托(Valle Nieto)則有不同的看法。華為集團駐蘇黎世分公司有三名女工程師,其中就包括她,她表示自己未遇到任何歧視。而且恰恰相反,她相信自己正領導著本公司最好的項目之一。

華為公司沒有兼職工作的可能性,但是涅托若有需要,可以靈活地選擇在家上班。這種安排很適合她。

在她看來,社會不應該要求她以減少工作量來做出事業的讓步,就因為她有孩子。

“我念過多年的書,父母為我讀大學花了很多錢,然後我生了孩子。不應該只因為社會還未準備好,就要求我失去一切。我覺得這不公平。”

自主選擇還是別無選擇?

不過瑞士文化的其他特性,使得兼職工作成為許多在職父母最合理的選擇-或者說,唯一的選擇。

瑞士的一個普遍情況是,各中小學中午會關門讓孩子們回家吃午飯,許多小學的孩子每週還有個別下午不上課。而且瑞士還奇缺價格低廉的托兒所。每週三天送孩子進自費托兒所,一年的開銷可以輕鬆突破2萬瑞郎(英)外部链接 (約合2萬美金)。

這意味著孩子的家長在選擇支付託兒所費用和決定一個人犧牲事業時,必須經常要做算術,到最後做犧牲的往往是孩子的母親。

+ 瑞士政府敦促:保育、早教抓起來!

有待改善

確實如此,很多在職媽媽都告訴瑞士資訊swissinfo.ch,對性別角色的傳統看法-比如女性應該在家相夫教子-在瑞士仍根深蒂固。好幾位在職媽媽解釋說,她們的老闆常常出於好意-為了她們和她們的家庭-而解僱她們。

瑞士工會組織的博里奧利·桑多茲指出:“對於女性家庭角色的這些傳統看法令雇主以為是女性在選擇減少工作量,孩子生病時,也總是母親放下工作。我們應該記得,孩子也有個父親,孩子生病時父親也可以請假照顧。”

調整整個體系

瑞士工會組織參與提出了至少給予父親兩週陪產假的人民動議(英)外部链接,他們希望該動議可獲通過,從而為在家庭與職場上創造更多兩性平等鋪平道路。梅耶對此也認同:“如果只是女性請假和做兼職工作,那麼就難以消除性別差異。”

瑞士在職爸爸斯特凡·巴斯(Stefan Barth)在蘇黎世保險公司(Zurich Insurance)工作,減少工作量的甜頭他嚐過,提出的挑戰他也經歷過,請聽聽他在下面影片中的解釋。

“因為女性員工有權休產假,因此雇主往往把女性視作風險對象,而男性則不然。雖然瑞士每年有10萬名男性要參加後備軍人訓練,但沒人把這當成問題。” - Borioli Sandoz,瑞士勞工聯盟

引言结束

一些大型企業已走在對陪產假的政治訴求的前面。諾華集團(Novartis)剛剛宣布,將向初為人父的僱員提供14週陪產假,AXA保險公司則已在高級職位上試驗工作共享(德)外部链接,而瑞士電信(Swisscom)等企業提供靈活工作安排已有多年。瑞士各大型跨國企業的大多數全職職位-包括許多高層領導職位在內-如今在招聘時也會註明80-100%的工作量,以使求職者可以兼職工作。

許多家長都向瑞士資訊swissinfo.ch表示,歸根結底,社會需要讓人們能夠兼顧工作與養育子女,因為他們在流失受過高等教育的女性。正如佩特羅帕基所指出的,“現在大學畢業的女性人數超過了男性。如果她們都留在家裡,那麼這就是一場社會經濟的災難。”

圖表製作協助:Alexandra Kohler


(翻譯: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