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新趋势 瑞士民乐寻求更多创意

(swissinfo.ch)

化妆间里人很挤。这并不令人意外。一个瑞士民乐的三人组合,一位爵士女歌手、一位古典小提琴手,在合作演出前短暂休息。这类跨界演出在如今的瑞士民乐演奏会中经常见到,无论是流行还是古典,都在寻找自己的根。

在斯坦(Stans)票已售罄的音乐厅里,舞台上摆着两个半圆的瑞士全音阶手风琴,近一个世纪以来,它一直是瑞士传统音乐的象征。但这里将要响起的,并不是传统音乐,而是用列支罗曼语和瑞士德语演唱的民歌。

这是颇有号召力的演员及词曲作者Corin Curschellas的主意。她在海外生活多年,开始重新发现自己的根。在故纸堆中,她收集了Alfons Maissen近2,000首歌。Maissen曾在30年代走街串巷在乡村里收集当地歌曲。

“这是一串令人难以置信的珍珠,”Curschellas对瑞士资讯说。她邀请民乐三人组合Pflanzplätz和小提琴手Andy Gabriel,共同重新演绎这22首歌,“让它们重新焕发新的活力”。

阿彭策尔电子洋琴 电子洋琴-传统与科技集于一身

海克布里(Hackbrett,德语国家对洋琴的称谓)是一种以木槌敲击琴弦发声的洋琴,该乐器是阿彭策尔州(Appenzell)民间音乐的核心和灵魂。从传统意义上讲,洋琴是弦乐合奏中的演奏乐器,但是,该乐器并不拘泥于民间音乐形式。 ...

文化交叉

就算是Pflanzplätz和Gabriel也拥有不同的音乐风格:Pflanzplätz的成员热衷于摇滚、爵士和舞蹈;而Gabriel则钟情于从流行到传统的任何一种音乐。

为什么?“相互交流、交换,喜欢植入些新东西,”Pflanzplätz最年长的成员Simon Dettwiler说:“一切都是为了声音本身。瑞士手风琴是不同的,但它听起来还是像手风琴。如果还有一把小提琴、一个歌手,一个跋、一个单簧管,声音就全打开了”。

近几年来,这类连接传统和前卫的跨界组合在瑞士民乐界非常流行。近几年的发展趋势是,越来越多的年轻音乐家在回头看,在重塑过去的乡村风格。

瑞士民乐

如今民乐在瑞士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定义,一般被认为是口口相传的传统音乐。民族音乐学家、《瑞士民乐》一书的作者Dieter Ringli将其定义为:当地人所听的当地的音乐。

近一个世纪以来,瑞士民乐发展成了不同的方向。但100年前开始变得制度化,并成立了联邦约德尔调联盟,共同发行传统曲目、举办新的比赛,为听众讲解严格的规定。

最终农村民间乐成为政府在二战中进行爱国宣传的工具,这一形式变得越来越标准化,成为一种对传统的维护。

与此同时,瑞士民乐在不断分化,有的形成民族音乐,最著名的乐队出现在德语国家的电视屏幕上;也有了更加商业化的传统民间音乐;抑或融入其他乐器和风格的前卫民乐。

如今不少音乐家都在试图重新唤醒这类早期20世纪的风格。

信息框结尾

更多竞争

瑞士民乐很早以前就开始和其他风格进行混搭,但还是首次“走进专业庙堂”。卢塞恩应用科学及艺术大学现在向爵士及古典音乐的学生,提供民乐专业的课程。

课程设置员Daniel Häusler说,主要目的是让学生们练习全音阶手风琴和大洋琴这类传统乐器,并不是想让爵士乐的学生转行搞民乐。

“每个音乐家都要找到自己的路。很多成功的民乐家,都是靠自学的。我们只是尽可能提供给学生全面的训练,让他们可以面对诸多挑战,例如成为一个民乐家”。

就像背诵和即兴等技能训练,都可以让爵士及古典音乐学生受益。

这类课虽然开课不久,但已经影响到了瑞士的民乐界。

曾经在2005年撰写过瑞士民乐手册的民族音乐学家Dieter Ringli认为,如今音乐课所涉猎的音乐形式多种多样,他对瑞士资讯说:“这会产生更多受过良好教育的音乐家,但这是不是会令音乐变得更好,我们还要拭目以待”。

他说,有些业余音乐家担心这些课程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专业竞争对手。

仅靠民乐生活,如今是不大容易的,他补充说。“大部分非专业音乐家为晚餐、啤酒节伴奏,抑或50瑞郎一次。但不能以此为生。可能这些课程会改变一切,不过现在对此作出判断还为时过早。”

也有人期待这类课会带来好效果,“真是太好了,”约德尔调歌手Nadja Räss说:“看看在斯堪的纳维亚和奥地利,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会听到更多的民乐。在芬兰,你甚至在20年前,就可以上民乐课了。现在我们有在卢塞恩学习的机会,没准儿20年后,我们也能和芬兰一样了”。

归根

如今Räss自己开课,在一周长的营地活动中给孩子们教授约德尔调,或者教一些公司的总裁和经理们这类“沟通的方式”。

现在有股寻根热,不仅表现在音乐上,她说。

这点Dieter Ringli也观察到了。30年前“绝对”没有人在瑞士城市里听瑞士民乐,“所有人都认为这种音乐很糟糕”,但是现在变了,在这近15年之间。

“现在全世界的人都开始听民乐,然后他们问,瑞士也有类似的吗?这是一股趋势,也发生在其他领域-回归当地传统。就拿啤酒来说吧,20年前,我们喝来自世界各地的啤酒,如今每个村庄都有自己的啤酒厂。这股趋势你也可以在音乐里看出来”。

20世纪初,瑞士民乐开始在瑞士本土和国外奏起,但这是一种“特殊的、当地的风格”。

“现在不少年轻人在尝试重新挖掘这些古老的风格。但他们不会像100年前那样演奏,”Ringli说:“如今的人在技术上受过良好教育,一些年轻人在尽量保留这种音乐的本真,而另一些人则混合了其他的现代音响和演奏方式”。

Nadja Räss是其中一个在古老音乐档案中“淘金”的人。“我在仔细听老录音。现在的约德尔调中,我们仅仅使用‘yu’或者‘yo’。100年前他们还使用‘e’、‘eh’、‘a’和‘eu’,都是些不同的元音,有些唱起来还很有意思。对我来说,无论是这些老录音,还是新的发声法,都很有意思”。

音乐家们回归历史,却是为了向前看。瑞士民乐开始变得具有组织性,要始于60年代,有些人认为要制止传统音乐的改变。严格的规定阻碍了任何一个想进入民乐组织并参加比赛的人。

这类规定还严重妨碍了创造力的释放。“但现在,我认为我们的方向是对的,”Räss说:“用传统的方式做民乐,尽可能用自由的方式使用民乐”。

“我觉得瑞士民乐非常有趣,在任何一个时期,”Pflanzplätz乐队的Simon Dettwiler说:“当然,公众也更感兴趣了。但是否比100年前更有趣呢,我可不知道”。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标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