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揭露300幅欺骗读者图片的内幕展览

《一瞥报》上刊登的照片是这样的...

人常说,照相机从不会撒谎,但伯尔尼通讯博物馆(Museum of Communication)的展览却让人们看到,照片当然也能隐瞒真相。

该展览展示了300多幅被篡改过的照片,并揭示了篡改的方法以及原因。对瑞士观众来说,某些照片熟悉得令人感到不舒服。

曾在1997年成为头条新闻的一幅照片拍摄的是埃及女王庙(Temple of Hatsheput)前的血池-恐怖分子在卢克索(Luxor)的一起屠杀事件,造成62人死亡,其中36人为瑞士游客。这幅表现惨剧之后的照片由瑞士大规模发行的报纸《一瞥报》(Blick)和瑞士电视台发表。

但是...,那根本就不是血迹。这张照片被动过手脚:水坑中的水迹被染成了红色。这个修改很快就被发现,两家媒体都被迫做出道歉。

“有时这些照片是能令你困惑或者大笑的有趣的例子”,这次展览的策展人乌尔利希·申克(Ulrich Schenk)表示。“但被篡改过的照片也能损害或毁灭人”。

最近发生在瑞士的另外一宗丑闻也与小报有关。2002年小报登载了一张虚假照片,暗示当时的瑞士驻柏林大使托马斯·鲍赫(Thomas Borer)有婚外恋情。

这幅照片的篡改也很快被发现,但对鲍赫来说却为时已晚:根本就不存在的丑闻却令他失去了自己的职位。

愚弄群众

卢克索的血池和鲍赫事件仅仅是这次“欺骗读者的照片”(Bilder, die lügen)巡回展的中的两个例子。

“展览的要点是让观众意识到,对照片也需要仔细辨认,问问自己这后面的利益何在”,申克解释说。这次展览吸引了多方关注。“大家的反应非常积极,而且看到人们真的感到有花时间辨认的需要,也是很有意思的”,他评论道。

展览还包含了前苏联的许多照片。自前苏联领导人约瑟夫·斯大林开始他的高压统治,他把越来越多的人从历史照片中修改掉,原因是这些人失去了他的宠信。

那么,照片和造假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已经难兄难弟?申克指出,这不仅仅牵涉照片。“自从图片开始存在,就一直被有造假或篡改”。

他列举了一些皇家绘像的例子,画家们将对象摆在尽可能最好的光线角度下,或把他们描绘得比实际更漂亮。

现代科技

计算机当然使造假变得更为容易,照相机本身也变得更为复杂。“也许照相机很快就能自动处理掉瑕疵,或抚平皱纹,让我们总显得年轻并富有活力。我对此很好奇,想看看未来几年的变化”。

“但是,应该知道都做过哪些处理,这很重要,”申克表示。

该展览由德国国家历史博物馆(Haus der Geschichte)策划,并在当地取得相当大的成功。在来伯尔尼展出时,为适应瑞士观众而将展览作了一定调整。

“调整的‘轻而易举’让我有点儿吃惊,因为瑞士也有无数这类照片”,申克解释。“没花很多时间,我们已拥有一大批有意思的、可笑的,甚至令人不舒服的照片以补充进这次的展览”。

这些照片包含的内容很广:从1906年司机的啤酒杯被小心修改掉的瑞士首辆邮政巴士的开通照片,到上世纪70年代足球运动员队服上赞助商标志被去除的照片,当然还有卢克索著名“血池”的照片。

瑞士资讯(swissinfo),Christian Raaflaub

“欺骗读者的照片”展览

伯尔尼通讯博物馆的这次“欺骗读者的照片”专题展览将持续至2008年7月6日。

该展览由德国设计策划,但在瑞士的展出经过调整,并收入瑞士的照片资料。

展览期间同时出版一本该展览的照片图册。

信息框结尾


链接

×